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党团建设德育工作
教育是否需要"体罚"的回归?

教育是否需要体罚的回归?
国内批判和抛弃惩戒教育,国外却在强化其积极意义

在“赏识教育”流行的今天,学校是否还需要并且敢于进行惩戒教育?

日前,由华南师范大学中小学校长培训中心主办的题为“跨越理念,革新思想———中小学校长国际化论坛”在广州市萝峰小学举行,从美国考察回来的校长们不约而同地发现:当我们批判和抛弃惩戒教育的时候,其他国家却正在强化惩戒教育的积极意义。

1、法律给予老师体罚权力

协和高中副校长曹城峰谈到:“我们想象中的美国学生管理可能比较松散、自由。然而在考察的学校里,都实行着惩戒教育,有的学校还制订了惩戒条例、处罚办法,甚至还建有惩戒室。学校非常自豪地向我们夸耀惩戒教育成绩。而事实上,惩戒教育也成了这些学校脱颖而出的法宝。”

参加广东省中小学校长中英合作培训项目的校长们也发现,表面上看英国的教育形式很松散,但其实各种规章制度非常严格。

佛山市南庄三中校长虞伟华在英国圣彼得中学看到,每节课教师都要用电脑点名,或者一位职员手持考勤机对学生逐个点名。原来英国学生迟到、旷课现象日趋严重,引起政府高度重视,于是颁布法律规定:父母对孩子的上课出勤情况要负法律责任,孩子不回学校、不读书,要对父母罚款2500英镑或者判入狱三个月。在很多学校,还有“学生成绩不好要向老师道歉,学生表现不好家长要向学校道歉”的不成文规定。

2007年,英国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老师有权通过身体接触管束不守规矩的学生。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一次在法律上给予老师“体罚”学生的权力。日本政府也表示考虑恢复体罚,通过让学生罚站等方式加强校园纪律和保护老师。

2、惩罚学生要看家长面子

追溯历史,中国古代就已经有了体罚措施,如罚打掌心等。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体罚逐步被废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左右,“赏识教育”、“激励教育”等教育理念开始在中国遍地开花。而这种教育思想的出现,又恰逢中国城乡全面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独生子女大量出现。孩子在学校受了半点委屈家长都会找学校和老师理论,老师变得缚手缚脚,碰到问题学生也不敢管教。于是学校就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老师惩罚学生要看家长的面子。

一些老师坦言,现在的孩子比以前更加“金贵”,有些家长过于袒护孩子,认为体罚学生就是老师的不对,这样使得学生更加有恃无恐,老师管理教育起来难度更大。

大部分老师都表示,惩罚学生都是没办法的办法。陈星(化名)是广州白云区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他坦言道“罚写作业、罚站、蛙跳、跑步等惩罚方式很普遍使用”。陈星表示,有些学生顽性不改,批评教育的方式根本就行不通,只好采取一些惩罚措施了。不过侮辱性的惩罚不可取,自己也不会使用。

3、惩戒不是为了“治”学生

那么非侮辱性和较重伤害性的惩罚到底能不能使用?

曹城峰在美国听到一个故事: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在院子里踢足球,把邻居家的玻璃踢碎了。邻居说:“我这块玻璃是12.5美元买的,你赔。”这是1920年。12.5美元可以买125只鸡蛋。孩子没办法,回家找爸爸。爸爸问:是你踢碎的吗?孩子说是。爸爸说:你踢碎的,你就要赔。没有钱,我借给你,一年以后还。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孩子擦皮鞋、送报纸、打工挣钱,挣回了12.5美元还给父亲。孩子长大后成了美国总统,他就是人们熟知的里根。他在回忆录里说这件事让他懂得了什么叫责任,那就是为自己的过失负责。

曹城峰认为,当学生做错了事,老师应该及时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他们明白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以及该如何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和弥补。惩戒要适度,避免粗暴的批评。

正确的惩罚首先是要明确教育目的。惩戒不是为了“治”学生,而是为了帮助学生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培养一种责任感、一种自信、一种健康的心理,从而培养现代公民。其次是相互约定。惩戒应该是一种相互的约定,这种约定就是兑现自己的诺言,违约则意味着未守信用,就要接受惩罚。


来源“ 金羊网 -- 羊城晚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