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教学园地学科资源
教师博客的兴起�s教育学视角

蒋鸣和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网络全新的信息集结和人类交互方式拓展了知识传播和应用的途径和方法,对现有的教育理论提出很大的挑战。从教育学视角研究社会信息化与教育变革,无论对教育发展还是教育学学科本身发展都有深远的意义。本文跟踪最近两年兴起的教师博客,用教育学的视角分析教师博客兴起的社会成因、教师在公共空间的话语权问题以及基于互联网的交互方式问题,期望有助于教育学与教育技术的对话。

一、互联网的重大变革

进入新世纪以来,社会信息化最引人注目的进展是互联网正在经历重大的变革,从自上而下的、少数人主导的集中控制式的网络体制转向自下而上的、由广大个人和在个体基础上形成的社群的智慧和贡献主导的新体制。这种新体制的理论和思想体系概括为 WEB2.0 。诚如 WEB2.0 概念的创始者之一 Tim O Reily [1] 所指出的, web2.0 不单是技术,而是指导互联网发展的“一组原则和实践”,它的核心是个性化、去中心化、自组织和信息自主权。实践 web2.0 的己成型的应用方式包括:博客( blog ,包含文字、声音、图像、视频,让个人成为主体)以及 Rss (简易聚合)、 Web service(Web 服务 ) 、开放式 API s( 开放式应用程序接口 ) wiki( 维客 ) tags (分类分众标签)、 bookmark (社会性书签)、 SN (社会网络)、 Ajax (异步传输)等等。

我们现在还很难预期 web2.0 对教育体系最终能带来多大的变化,但是从目前已呈现的发展格局和发展趋势看,这将是教育学与其它多学科综合交叉研究的有前瞻性意义的命题。

二、博客的发展�s教师在公共空间的话语权

web2.0 最引人注目的实践是博客( BLOG )的蓬勃发展。博客是网络日志,是“一种表达个人思想与网络链接,内容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并且不断更新的出版方式。” [1] 当博客从小社群应用转向大众时,就形成了一种“写”的互联网文化。据美国博客搜索网站 Technorati2006 5 月对全球 3750 万博客的跟踪统计 [2] �s

l 每六个月博客数量翻一番;

l 目前博客规模是三年前的 60 倍;

l 平均每秒产生一个新博客;

l 1940 万博客在开始三个月后仍然在发文章(占 55 %);

l Technorati 每天追踪 1200 万新文章,大约每小时 5

l 中文博客在 2004 2005 年增长非常迅猛,相对而言, 2006 年开如增速放缓。 2006 3 月数据显示中文博客占 17 %,占各语种博客的第二位,已超过英文而仅次于日文。

在博客者群体中,我们最为关注的是教师。尽管至今还没有中国教师博客的准确统计,但从 GOOGLE 关键词检索“教师博客”记录条数高达 807 万条,与“课程改革”( 1240 万条)、“基础教育信息化”( 1200 万条)成为基础教育领域搜索信息量最大的三个关键词。中国中小学教师博客的特点是�s

l 教育博客者压到多数是“草根”的普通教师,也有少量教育研究工作者。教师用博客记载着他们的思想和成长轨迹,最为关注的两个话题是课程改革和教育信息化。

l 教师博客者对博客有强烈的归属感,期待将自己的声音传播于社会之中,用非主流的“话语”和网络传播方式来确立教师的社会地 位。

l 教师博客功利性相对较少,至少在目前学校和地区的博客群中很少有庸俗的名人效应和眼球经济。

1. 教师博客兴起的社会成因

教师博客的兴起是中国基础教育信息化进程中的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这几年来教育部门和专家一直全力推进的“校校通”工程教育资源建设、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似乎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倒是博客“无心裁柳柳成荫”,成为教师专业发展和成长自发的、最有影响力的方式,对这一现象的解释不能简单归之于青年人赶时髦,背后蕴含着深层次的社会成因。

长期以来,教师话语权的缺失是中国的教育的一大弊端。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后,教育部负责人首次提出“ 人为本体现在两个主体地位:一是教育要以育人为本,学生是教育的主体;二是办学要以教师为本,教师是办学的主体。” [1] 这一观点至少至今似乎并未成为教育行政部门和校长的共识,在笔者承担的中国教师教育协会中国中小学教师基础调查( 2004-2005 年)中, 65 位县(市)教育局长和 1180 位校长对加强民主管理列为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议程认同度不高,仅 20% 左右,与调查的 38000 名教师对扩大学校民主管理的强烈愿望( 31% 的教师把它列为学校发展第一位任务)形成鲜明反差。

这种教师话语权的缺失特别表现在课程改革和教育信息化的初期,专家主导的推进方式造成 话语权几乎为“教育家”们所独占,教师仅仅是受众,是“洗脑”的对象,大量奔波在教育一线的教师是“沉默的大多数”,同时又产生表述危机,“建构主义”、“双主体”、“主体一主导”一时充斥于各种会议、杂志、发言中,成为千遍一律的“套话、空话和废话”,尽管不少人对充斥一时的标签口号式的教育话语有很大程度的不认可感,但在权力话语下只能处于失语状态。教师博客开创了一个个性独立、民主的话语空间,技术的发展又使个人信息在网上传播几乎达到了“零成本”的地步,于是真实、鲜活的话语喷薄而出,教师博客的蓬勃发展体现了教师话语权的回归。

. 从个体到社群�s教师博客的发展方向

教师话语权的释放,造就了博客的超高速发展,互联网从“看”到“写”,完成了教师博客者从单一的信息索取者到信息“共建共享者”的历程。有识之士担心教师博客是否存在衰减曲线,最终又回到初始状态。笔者以为教师博客能否从超高速发展平稳地过度到常态发展,“软着陆”的关键在于自组织机制的形成。

Web2.0 描绘了通过自组织走向社会化的蓝图�s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人创造的内容和内容之间,以及个人汇聚的群体与群体之间,以不同的自组织方式组织成网络学习社群,最终走向社会化。

所谓网络学习社群网络 (Networked learning community) 是指一种分享的集体学习文化。是一群有相近的信念、价值与生活态度的人,运用网络进行讨论、沟通、互动的共同的经验过程,来分享和交流观念、知识、经验、信息和策略,创建集体的探究活动,扩展集体的知识和能力。学习社群的主要特征是合作、对话、反思和知识的内化。 [1]

中国教师博客大部份以地区博客群形式形成组织。这种组织方式的特点是 " 当地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长期关注教育信息化和教育改革,如电教馆、教研室的领导热心倡导、亲自带头,成长起来一批热心教育信息化的学校领导和积极分子教师,逐步形成了教学研究和教改的地区性氛围 ." [2]

本文对两类教师博客群进行了初步观察,一类是全国走在前列的地区或学校博客群,包括苏州、海盐、张家港、广州天河、山东淄博以及南山实验学校教师博客群�r另一类是教师博客门户网站,选择用关键词“教师博客”位居 GOOGLE 排列第一位的XX教师博客中心。观察结果如下�s

1 . 地区和学校观察结果表明,地区或学校博客群似乎并没有形成真正意义的虚拟学习社区。尽管博客主要是为了发布而不是讨论,但日志与评论比过低(南山实验校较高,但大多是学生对老师布置任务或作业的回复)却是不争的事实,把博客者人数与当地教师数比较,除天河外(数据准确性存疑),似乎绝大多数是当地教师。从评论内容看,鲜有激烈的辩论和观点鲜明的文字(像本文前面转引的小学科学教师的博客那样的文字),教师参于交互的程度尚属初级阶段,很难说已形成理解意义上的的构通。

2 )教师博客并不等同于教育叙事。由于 RSS 分类不准确,准确数字统计较困难,但从浏览的网页看,真正叙述教育故事的比例不到 20% ,相反读书笔记、议论、向学生布置任务或作业(南山实验校)以及转贴均占一定比例,以南山实验校为例,撰写日志数量居前 10 位的教师发布日志总计 4483 篇,教育叙事类为 80 篇,即使加上统计遗漏的,估计最高比例不超过 3% 。教师专业发展并非只有教育叙事一条途径,日志的多样化反而符合教师的真实生活。

4 )建立跨地区的教师博客群网站按理应当是扩大公共空间的一种方式,但笔者观察的XX教师博客中心却是一个典型的眼球经济网站。首页上第一条新闻是“著名教育博客XX老师准确预测了高考试题”,看留言知这位老师对此事颇为低调,但网站却大肆炒作。所谓最热门的 10 个教师博客中竟有 2 个是用不堪入目的黄色语言命名,还有一个用广告命名。 " 全民开讲 " 变成 " 全民乱讲 " ,从最初的精神空间和交流平台,重新落入为圈钱而炒作的眼球经济窠臼,一切又回到疯狂炒作的网络泡沫年代的起点。

哈贝马斯 [1] 提出从工具理性走向“交往理性”,

构通行为真正互动和理解的四条有效性原则:即表达的可领会性、陈述的真实性、表达的真诚性和言论的正当性。他还提出达到“交往理性”的社会标准是�s

第一,理想的语言情境向每一个感兴趣的主体开放,使之可以参与话语并为自己的观点辩护;

第二,它能摆脱强制、统治、权力游戏等纯粹工具性和策略性的动机;

第三,它能把那些潜在于我们的断言中的认知性的、规范性的、表现性的三种有效性要求区分出来,并且仅仅通过辩论达到这种区分;

第四,它能使人们自由地就民主意志之形成、政策连续的基础达成共识;

第五,它的结果是一项合理的同意,这项同意可以根据进一步的协商进行修正。

我们不怀疑大部分教师博客的陈述真实性、表达真诚性和言论正当性,但表达可领会性似乎差距还很大,交献 [2] 对此作了深入的分析。至于摆脱工具性和策略性的动机,更是“知易行难”。所谓“人气”,在网络里是博客者无法回避的心理症结,问题在于如何凝聚人气,是靠复制的二次传播,还是靠原创?据笔者观察目前教师博客中的日志近三分之一是转贴,笔者并不否定必要的转贴,但如果用转贴来吸引受众眼球,更有甚者用转贴娱乐式的新闻或应试内容来吸引人,那就失去了博客思想共享的本意。至于行政驱动,在中国国情下似乎属合理性的范畴,但是否是从“工具理性”到“交往理性”必由之路,值得我们进一步观察。